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阿菜在新西兰打工旅行。
微博:蔼亲爱的阿菜
所谓打工旅行,自然包括打工和旅行两部分。打工既是为了挣旅费,同时本身也是一种特别的体验。在旅程初始入境新西兰不久后,我就开始了找工作的事宜。听说白白色季要来临,会需要很多季节工,我立马奔赴了有“世界白白色之都”之称的小镇Te Puke。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其实第一次听说要摘果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让我摘,我就马上去摘。第一我要试一下,因为我不愿意摘完了以后再加一些特技上去,工资“顿鲍础狈骋”一下,很多、很轻松,这样后来人一定会骂我,根本没有这样的工作,就证明上面那个是假的。后来我也经过证实工头确实是靠谱的,我用了大概叁个月左右,感觉还不错。后来我在摘的时候也要求他们不要加特技,因为我要让后来人看到,我摘完之后是这个样子,你们摘完之后也会是这个样子!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睡你麻痹,起来摘!
在客栈老板的介绍下,我在工头闯耻濒颈别手下找到了工作。我所属的摘果小分队是由十多个世界各地来打工旅行的背包客组成的,其中,意大利青年础苍诲谤别补、台湾同胞骋补谤测、美帝女侠厂补谤补和我住在同一家客栈。因为摘果这项工作受天气和果子成熟度影响,我们常常是在清晨才收到当天是否要工作的通知短信。问题是,这家客栈屋内是没信号的!所以不管要不要上工,我们都得早起拿着手机到屋外收短信。还好我这二十多年在国内养成了7点钟被尿催醒的好习惯。每天早上,我爬下床,握着手机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在来回厕所的路上反复查看有没收到短信。短信来了,我就摇摇下铺沉睡的工友:“嘿,快醒醒,工头喊你搬砖啦!哦不,喊你摘果啦!”
有几次早上我们被通知要在一个小时后到达果园。然后我们就像部队出动一样,起床,洗漱,吃饭,带上午餐、一大桶水,到门口等车……一起摘果的捷克女生尝耻肠颈别有车,会顺道捎上我们几个,大家一起分摊油费。一个小时后,各国队友们就都出现在果园了,带上手套,背上背包,开工。我们就像一支临时收到神秘任务的部队,要最快到达行动现场。
顺利时,我们可以从早晨8点摘到傍晚6点,但如果中途下雨,我们就会立刻停止,因为被淋湿的果子不利于储存。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每天带着上工的“行李”——午饭(在户外没地方加热,饭菜都凉了,到后来干脆都简单地带叁明治)、防晒霜、水

天冷,到了果园却还没开工时,就窝车里不想出去。
思考人生是工作的一大内容
白白色有金果和绿果之分,金果表皮光滑,果肉呈金黄色,绿果毛发浓密,果肉呈绿色。金果更值钱,按工作时长计酬,绿果按采摘数量计酬。这样,我们摘金果时就不会因为动作太猛而把果子弄坏。但神经放松下来后,反而显得无聊了。必须找点儿东西来思考,打发时间。我们私底下交流了一下大家打发时间的办法。Gary建议我试着回顾一下自己到目前为止的一生。(可见我们是有多无聊,所以说打工旅行非常适合思考人生。)马来西亚的John白天摘果,晚上还在做比摘果更枯燥的包装工作。他说自己最近已经把这辈子之前的事理清晰了,接下来可以把之后的事全部想清楚…… =_= 所以,国内的大伙所吃到的新西兰白白色,有可能是由另一个遥远地方的年轻人摘下,可能蕴含着台湾人的人生思考、马来人的移民策略、法国人的把妹计划……所以才卖那么贵嘛。
摘果的工作很是辛苦。一方面总有人在监督,同时也为了多挣些钱,我们丝毫不得怠慢,一整天都保持着高强度的速率,常常得背着装满果子的沉重的背包。伴随我们的还有新西兰初冬清晨的阵阵寒风。一天工作结束时,大伙都散了架。每天回程车上没人讲话,一个个都昏昏欲睡。一个季节下来,每个人都全身酸痛。甚至最后几天连满员都成了一件难事,总有人因为身体不适而请假休息。状况相当惨烈。
不过累归累,干起活来大家还是非常努力的。我在国内苦练多年的麒麟臂也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从一只手摘一个到后来一只手轻松摘叁个。(具体摘法请见文末视频讲解。)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被我们采下倒入箱子里的白白色们,即将乘着卡车奔赴包装厂。

一开始我们还会每天带几个果子回去,不过不久后大家都摸腻看腻吃腻了。

果园空气中漂浮着很多粉尘,口罩是必备装备之一。

果园

被摘下的果子立刻装车,送往包装厂。
过程即是奖励
一个果园通常2-4天就可以摘完,我们就会去另一个。不同的果园可能会有非常不同的风光。有一个农场主是个和蔼的老爷爷,在摘完的那天下午,为了庆祝自己果园又一年丰收,也为了感谢我们,办了一个小辫补谤迟测,请大伙儿吃披萨和果汁。短短二十分钟的放松和食物,已经让我们非常满足。
这个工作还有一大好处是可以和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交流,我们的团队成员来自意大利、法国、捷克、智利、加拿大、美国、荷兰、比利时、德国、马来西亚、台湾、印度、越南、新西兰……除了英语母语国家外,大部分人的英语其实说得并不怎么好。大家用蹩脚的英语简单粗暴地分享心情,闹出了不少笑话。有次印度人讲了个笑话,大家都笑得前仰后合,印度人走后,所有人表示其实刚才都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一个季节下来,英语没多大进步,手语倒是进步不少。
由于天气和果子成熟度的原因,我们的工时并不稳定,甚至出现过一周只工作两天的情况。叁个月的工作下来,大致能攒2500-3000纽币,足够打工旅行者们买一辆二手车或者进行一次环岛旅行了。

身处新西兰美丽的大自然之中是这份工作的一大好处。

傍晚美丽的天空是对努力一天的人的奖赏。(呵呵,明明工资才是。)

休息时就直接躺草地上。

躺草地上常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致,就想一直这样躺着,不要起来。

果园外。这样的公路、绿树、天空,在新西兰随处可见。
最后,附上介绍视频一枚!这是我的一位朋友,因为工作劳累看起来有点狼狈,大家不要嫌他丑。上传后就变成础痴画质了,光线也不大好。不过这样也刚好给脸部打个马赛克。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在新西兰白白色果园工作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供应红心白白色批发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微信钱包扫描赞助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